深圳举行特区授权立法25周年座谈会 多个国内首创来自立法

发布时间:2017-07-13来源:市法制办字体:【 【内容纠错】

  1992年7月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授权深圳市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法规,在深圳经济特区施行。这被许多媒体形容为“石破天惊”的授权,成为深圳改革开放事业成功的关键。

  作为我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试验田,深圳一直以勇于探索、敢闯敢试闻名于世,但是很多人并不十分清楚,由于市场经济发展的内在需求和早期特区领导们的高瞻远瞩,30多年来,深圳在矢志不渝坚持改革的同时,旗帜鲜明、坚定不移地选择了一条法治之路。

  7月12日,深圳举行“深圳经济特区授权立法二十五周年座谈会”,总结特区25年来的立法实践,探讨特区立法引领和推动改革的新路径,研究部署新形势下如何进一步做好特区立法工作,加快把深圳建设成为法治中国示范城市,为深圳新一轮改革发展营造良好的法治环境。

  会议由深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丘海主持,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许安标,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徐少华,市政协主席戴北方,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李华楠,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张虎,市人大常务副主任罗莉,副主任蒋宇扬、乔家华、高振怀,秘书长石岗等出席会议。

  特区立法带出多个国内首创

  特区立法权如何引领推动和保障改革创新?自获得特区立法权之初,深圳市法制办主任胡建农二十多年来一直从事深圳人大和政府立法工作,他有一个深切的感受,就是“深圳几乎所有重要的改革都与特区立法相伴,二者有机融合、相辅相成。如果没有特区立法,有些改革就难以最终形成方案,有些改革就难以顺利推进,有些改革就难以达到预期效果。”

  胡建农在发言中提出,拥有并充分运用经济特区立法权,使得深圳改革创新与其它许多地区有很大的不同,就是:改革融入立法之中,立法贯穿改革始终。

  深圳改革创新的路径之一就是立法先行。胡建农说,在进行立法过程中,立足深圳实际,科学预测未来发展趋势,以新的思维、新的理念进行顶层设计,这些创新性法律制度就成为一种改革方案,实施这些制度就是进行改革。

  1994年,深圳在国内立法中首次提出物业管理概念并出台了国内第一部物业管理条例,突破单位管理住宅小区的传统模式,以业主为主体、以产权为纽带,创设了体现业主自治的业主大会、业主管委会制度,由此奠定了我国物业管理法律制度的基石。

  1996年,深圳借鉴香港经验制定出《企业欠薪保障条例》,建立了欠薪保障基金制度, 该制度的实施对于减少企业欠薪冲击、保障员工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稳定,发挥了行之有效的作用。

  2007年,深圳制定《居住证试行办法》时,摒弃已实行多年的暂住证制度所强调的“暂住”、“外来”概念,淡化户籍区别,强化居住意识,通过居住证这一载体赋予非户籍居民享受基本公共服务的待遇和权利,以此进行的改革增强了外来建设者的归属感、认同感和获得感,极大地激发了他们参与深圳城市建设与管理的积极性。

  立法与改革同频共振、同步进行

  改革的路径就是,一旦决定进行改革,随即启动立法,将改革与立法融为一体、同步推进。

  胡建农称,遵循立法所要求的法定程序,广泛的听取民意、严谨的分析、科学的论证、严格的审议,立法形成的过程也正是改革措施不断完善和成熟的过程,立法项目出台之日就是改革方案完成之时。

  2009年,民政部与深圳市政府签署合作协议,在深圳探索深化社会组织管理体制改革,深圳及时启动《行业协会条例》的修改,突破“一地一业一会”限制,设立行业协会可以直接向民政部门申请登记。

  2010年,深圳将商事登记制度改革纳入重点改革计划,市场监管、法制等部门相互联合,协同作战,同步开展政策制定和立法活动。

  随着2012年《商事登记若干规定》出台,商事登记改革全面铺开。此项改革极大地激发了深圳全社会的创业热情和市场活力,也被国家采纳推广。

  立法巩固提升改革的成果

  正是在总结多年实践和改革的基础上,1993年深圳制定了《劳务工条例》,确立了劳动合同和最低工资标准制度;

  1994年《劳动合同条例》确立了企业全员劳动合同制,在全国率先打破企业干部和工人的身份界限;

  2012年修订的《政府采购条例》充分吸纳以往改革创新成果,率先实施“评定分离”新方法,建立了全市统一的电子化政府采购平台。

  胡建农总结说,几乎每一项特区立法都会认真总结、研究改革实践,将一些好的改革经验和成果加以确认、提炼和固化,通过上升为立法使原有的改革思路得以升华和系统化,使改革的趋向保持稳定、连贯、可持续,使改革的措施更加配套和完整,使原有个别现象、局部经验得到全面推广和深化。

  立法为改革的实施保驾护航

  1995年深圳出台的《企业技术秘密保护条例》、1998年出台的《技术成果入股管理办法》成为深圳科技领域相关改革和高新技术产业蓬勃发展的坚强法律后盾。深圳先后在土地监察、地铁运营、燃气管道、引水工程等领域进行了行政执法委托改革,即使面临再急迫的要求,也坚持通过立法提供法律依据,从根本上保证了相关改革的顺利进行。

  胡建农认为,近年来,随着国家转变政府职能和“放管服”改革,深圳市委市政府大力推动强区放权,一大批原来属于市政府部门的权力特别是投资项目审批权限下放到区里,“我们及时进行法规规章清理和立、改、废,确保一系列重大改革措施能够合法、规范、有效、顺利的贯彻落实。”

(来源:深圳新闻网)